歡迎訂閱 成功男人這麼做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無論男女一律剃寸頭!禁止員工戀愛、玩手機,8年零假期!這家34人的小作坊還年入11個億!

無論男女一律剃寸頭!
禁止玩手機、禁止談戀愛!
禁止接受父母的錢物!
每天背法則三四遍!
每天必須寫總結反省!
8年零假期!
學滿8年立刻“滾蛋”!

這是日本一家木工學校的奇葩規定,因此一度遭到外界的嘲笑,然而這家34人的小工廠,卻是日本皇家指定的家具特供廠家,從日本宮內廳、迎賓館、國會議事堂、知名大飯店等,到普通家庭,都在使用他們的精良製作,他們生產的家具甚至可以使用一百年!
並且年入11億!

它是秋山木工,他的創始人是秋山利輝,就連知名企業家稻盛和夫都對他推崇備至,他的獨特工匠培養製度讓他享譽世界!

奇葩而嚴苛的學徒製度
在日本,如果想成為家具匠人,秋山木工就是一所很好的學校,這里學費全免,還設定了獎學金製度。
但是秋山木工的入學考試卻也變態至極,想要進入學校,就得進行為期10天的入學考試,從打招呼、自我介紹、泡茶、打電話等等等等,然而,這還不是最變態的,最變態的卻是入學之後,你就得

忍受8年重塑身心的折磨! 因為在秋山利輝看來,如果人品達不到一流,無論掌握了多麼高超的技術,也算不得是一流工匠。
所以,他製定了一系列嚴苛的規矩:
1、無論男女,一律剃頭
一旦入學,不管男女,一律剃寸頭!這是為了堅定他們的目標,讓他們更能全副身心投入學習當中,並且堅持到底,不會半途而廢。
2、禁止使用手機等電子設備
不能使用手機,就杜絕了和外界聯系的可能,潛心學習。如果必須聯系外界,那就寫信吧。這也是一種修行,如果連給客戶的感謝信都不會寫,是不能勝任工作的。
3、禁止戀愛
如果發現學徒之間戀愛,一律開除。因為戀愛會使人分心,無法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中。
4、沒有假期,一年只有兩次見家人的機會
除了盂蘭盆節和正月,學徒能見到家人之外,沒有假期,其他時候想見父母免談,即使父母找上門也見不著人。

5、禁止接受父母的錢和物品
一旦入學,就禁止接受一切外來的錢和物,一切必須憑借自己的雙手獲得,這樣才能讓學徒知道付出和感恩。
6、條例要背一萬遍,朝會必喊三四遍
為了讓學徒牢記一流的匠人是怎樣的,每天一定要背三四遍“

匠人須知30條”。通過這種反複朗誦,讓一流匠人的標準,滲透到他們的潛意識中。 “匠人須知30 條”講求的是一個“心”字。先把心性磨好了,再修習木匠技藝。60% 是修心做人,40% 才是技術。

7、每晚寫作業——總結反省
晚上十點結束,開始寫一天的總結反省,接受學長和師父批改……
這樣嚴苛製度培養出來的工匠,40年間已有五十多位自立門戶了,因為學期為8年,期滿秋山木工就會把學徒“趕”走,絕不會利用他們賺錢。
畢業之後的學徒作為家具工匠,活躍在日本全國各地,有的還在國外大展身手。但是只要師傅打聲招呼,這些獨立出去的工匠們,隨時隨地都會來幫他,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強大的互助網絡。
“傻氣”的師傅,“傻氣”的徒弟
秋山木工奇葩的規定,和秋山利輝自身的經曆有很大的關系。
秋山利輝生於1943年,戰爭年代,家中兄弟姐妹6人,很是貧困。偏偏秋山利輝還不聰明,甚至有點笨。
“從小學到中學,九年時間,我的成績總是倒數第一,我學會寫自己的名字是在初中二年級,因為我缺紙少筆,所以總是不能完成作業,總被老師罰站。”
好在笨也有笨的優點,不管聽不聽得懂,學不學得會,最起碼他從不缺課。鑽進學習里,總有一天會學會的。


16歲時,秋山利輝中學畢業,入行做木工。因為笨,常常受到欺負不說,還只能做些跑腿的活,經常被師傅罵,但是他都堅持了下來。
他學習時候,從來都是心無旁騖,這大概是師傅能看到的他最大的閃光點,以致秋山利輝以後招的學員都有點“傻傻的”。
秋山利輝後來也說,“

我只招傻傻的徒弟——只有腦袋不太好使的人,才能成為一流的匠人!那些腦子轉得太快的,不行!” 曾經有人拜訪秋山木工廠時,就看到秋山利輝當著所有人的面罵自己的徒弟“傻”,但是被罵的人卻是曾在全國技能大賽中獲得金牌!剛剛完成給一家世界500強公司的社長辦公室製作的一整套家具!

當然這是後話。
此時的秋山利輝還在做學徒,天生愚笨的人,只能靠努力來彌補。憑借著這股堅毅的韌性,6年之後,22歲時秋山利輝終於可以出師了。之後他加入了木工所,

因為勤奮和努力,讓他很快就成為了工資最高的匠人。 但是,“由於我在正常的工作時間內完成了同事要加班才能完成的工作任務,並做得又快又好,老板覺得我的存在,會讓同事變得焦慮,就把我開除了。”秋山利輝說,在被開除之前,他完成了天皇正殿的家具,該家具現在值1億日元,到今天仍然被使用著。這個也被稱為在家具工匠中的一個奇跡,也是他個人工匠生涯的頂峰時期。
被開除之後,無處可去,無奈之下,27歲時的他創立了“秋山木工”,開始做自己的品牌。5年的時間,秋山利輝都奔走在做家具的前線,見過很多人,很多事,也看透了這個世界真正的需要。
5年後,他才開始招收學徒。秋山利輝將從師傅那里學來的東西都交給自己的學生,但是他卻不同於他的師傅。

他的師傅是大阪有名的富人,和很多商人一樣,骨子里勢利、唯利是圖。他可以毫無保留地把技藝傳授給學生,但是他的出發點卻是,你們快學好,成為匠人,就可以為公司所用了。
秋山利輝感謝師傅的傳承,但是不喜歡師傅的為人,所以他交給自己的學徒的更多的是做人、處事的道理。他的“匠人須知30條”里,也著重講究是用心。

他不想綁架學員為他賺錢,所以,學期滿8年之後,他就把徒弟全部趕走,每到新舊交替之時,木工廠的業績就會下滑,甚至會有一筆小小的負債。
這樣“傻氣”的師傅卻得到了學員的認可,但凡秋山木工需要,他們都會放下手中的一切奔赴到師傅的身邊,這是秋山利輝的師傅沒有見過的,秋山利輝的師傅去世的時候,除了秋山利輝沒有一個人去拜祭……
因為要求異常嚴格,在將近50年時間,他也僅僅培養出60餘名工匠。每一年的全國技能大賽上,都有秋山木工的學徒摘得獎牌;從這里畢業的人,會被各個機構爭相錄用。

匠心源於用心
秋山木工的工匠精神,不單單是為了培養優質匠人,更是培養一個人的品行。因為技藝的傳承很容易,但是品性的傳承卻很難。
能夠花8年時間,去培養一個超越自己的徒弟,並且不為利益,僅為傳承,秋山利輝不愧是被稻盛和夫尊崇的匠人。


很多人說中國沒有工匠精神,但是秋山利輝卻認為日本現在傳承的匠人精神,精華就來自於中國,他甚至把來中國稱之為尋源。
只是在一切以效率說話的社會,很多人都忘了。
日本流傳這樣一句話:只要專注、踏實地做好一件物品,哪怕只是一枚螺絲釘,就能獲得成功。
只要專注於產品,專注於服務客戶,追求極致完美,中國的工匠精神總有一天也會重新被世人稱讚。
【附】秋山學校《匠人須知30條》
00. 一流的匠人,人品比技術更重要。即,對一個人品格的重視,遠高於對其的技術要求。
01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先學會打招呼。
02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先學會聯絡、報告、協商。
03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先是一個開朗的人。
04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不會讓周圍的人變焦躁的人。
05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要能夠正確聽懂別人說的話。
06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先是和藹可親、好相處的人。
07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有責任心的人。
08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好好響應的人。
09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為他人著想的人。
10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“愛管閑事”的人。
11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執著的人。
12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有時間觀念的人。
13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隨時準備好工具的人。
14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很會打掃整理的人。
15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明白自身立場的人。
16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積極思考的人。
17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懂得感恩的人。
18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注重儀容的人。
19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樂於助人的人。
20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熟練使用工具的人。
21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做好自我介紹的人。
22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擁有“自慢”的人。
23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好好發表意見的人。
24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勤寫書信的人。
25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樂意打掃廁所的人。
26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善於打電話的人。
27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吃飯速度快的人。
28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花錢謹慎的人。
29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“會打算盤”的人。
30. 進入作業場所前,必須成為能夠撰寫簡要工作報告的人
延伸閱讀:秋山利輝:“差生”也能逆襲,只要有愛好
貧困的少年時代
我出生於奈良縣明日香村,據說這也是聖德太子的誕生地。我家在村里條件最差。父親在大阪經商,但做得並不好。因為經濟上沒有什麼進項,母親只好在鄉下拚命做些小生意貼補家用,這才勉強解決了一家人的吃飯問題。
在沒得吃的時候,我們還要向鄰居們討米。母親做生意很忙,討米的事就成了我們孩子的任務。雖然我有兄弟姐妹六人,但孩子中只有我願意乞討,所以每次總是我去討米。在這段時期,我見識了世間的各色人等:有為富而仁者,有為富不仁者,也有自己條件不好卻願意周濟其他窮人的人……

秋山利輝
糊口尚且很難,上學更是一件奢侈的事,我連最起碼的文具都沒有。全班同學都有嶄新的新書,唯有我捧著一本皺巴巴的舊書,那是哥哥姐姐或年長的親友用過的。本子也買不起。因為沒有本子,所以鉛筆就消耗得少,只用哥哥姐姐用剩下的鉛筆頭就足夠應付了。
這樣的學生自然不可能優秀。小時候的我完全不會文字讀寫,直到中學二年級才勉強能把自己的名字寫全。在教室上課,我經常被罰站。無論哪門課,一開始都要全班同學輪流朗讀,因為我的名字是“秋山”(AKIYAMA),所以總是第一個被叫起來。可我連一個字也不會讀,老師便讓我站著聽課。當時排座次是按照身高來排的,我的個子最小,自然是坐第一排。結果從上課到下課,我始終站在教室的最前面。
我是班上最差的學生,成績報告冊上各科成績不是1 就是2。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擅長學習,所以也並沒有感到什麼痛苦。
中學二年級時動手做了一只船
就是那種狀況下的我,也有稍稍勝過其他人的一些地方,那就是圖畫和手工。當時村鎮的角落里住著很多木匠、桶匠、“黑白鐵”修理匠以及製傘的匠人,他們一邊做一邊賣,就像連環畫劇或街頭藝人那樣,在人前展示自己的技藝。
我非常喜歡觀察這些匠人的手的動作,有時間的時候,我能坐在那兒一動不動地看一天。看的同時,我心里還在想“這個人做的東西真好”“那個人做東西雖然有些馬虎,但很擅長叫賣”等。經常是看著看著天就黑了。
回家後,我就開始模仿製作自己看到的東西,一來二去也會了一些簡單的木工活。小學四年級的時候,村里的一位老婆婆跟我說:“我家漏水,你幫我修一下吧,做個架子就行。”因為她丈夫整天忙於農活,所以才找了手頭還算靈巧的我。之後不久,附近的人家都開始找我做一些家里的木工活了,我還能賺一點零花錢。
拿到材料款後,如果買一些稍微便宜一點的材料來做,就會產生差額。為了賺點手工費,我拚命努力做活。升入中學的時候,我製作了一個小鳥住的屋子,一共兩層,一坪(約等於3.31 平方米—編者注)大小,還設計了一個裝置,讓鳥兒下的蛋能自動滾下來。

青年時期的秋山社長(後排右一)
上中學後,我的手工技術仍然不錯。初中一年級上圖畫手工課,老師布置了一道家庭作業:用紙板建一所房子。其他各科的家庭作業我從沒做過,只有手工課的作業總想試試。
材料是1.5 毫米厚的茶色紙板。大家都用鉛筆在紙板上畫上窗戶,然後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搭建,並把做好的屋子交給了老師。我做的屋子交上去之後,所有人都吃了一驚,因為他們做的都是平房,而我的是兩層樓。拿掉屋頂,二樓展現在眼前,再拿掉二樓,又能看到一樓的布局。我還挖了窗戶,並用紙板做了榻榻米;甚至在屋子里安裝了小電珠,通了電。在一排平房當中,只有我的兩層小樓十分輝煌,一片通明。
但老師的反應卻很冷淡:“什麼呀,這是?該不是把你哥哥或者父親做的東西拿來了吧?”盡管我說是自己做的,但他並不相信,認為我在撒謊,又罰我站著聽課。

《匠人精神》插圖
第二年的家庭作業是製作一艘船。
同學們在魚糕板上插一根簡易筷子,掛上紙做的帆,做成筏子似的小船,這些小船在教室里排成了一排。我做的小船與眾不同,是一艘塗成了黑色的軍艦,上面還有大炮。
所有人都拿著小船去學校後面的小河里“放行”,紙船放進水里後,立刻都向下遊漂去,只有我的“軍艦”快速地逆流而上,因為我在船上安裝了馬達。
那是個塑料模型尚未出現的時代,搞不到馬達。我只好自己做繞組,采用大號干電池製成了臨時馬達。這種馬達一浸水就會壞掉,於是在接頭的地方我用蠟燭的蠟進行密封處理,這個防水措施很成功。因為我小時候喜歡看工匠們做活,所以學到了這些知識。
但這次老師仍然很生氣,和上次做房子一樣,還是懷疑是家人幫著我做的。結果我只得了個“1”。但那次我笑了,知道即使反駁也無濟於事,況且我製作小船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成績,只是因為自己想做,僅此而已。
我雖然認為自己的手工活不錯,但那時還沒有想到自己將來要成為一名匠人。只有村里的老奶奶們異口同聲地說我長大了可去當木匠。
以成為工匠為目標去了大阪
那時,我還沒有正經考慮要成為一名工匠的事,因為生活太貧困,只顧得上賺錢了。從小學四年級開始,我在課餘就做一些賣報的工作。因為經常去向那些拖欠報錢的人要錢,所以能切身體會他們手頭拮據的心情。
盡管如此,由於是工作,我還是會多次去要,不避雨雪。結果我被報紙經售店的老板看中,他勸我讀完初中就不要再上高中了,說將來可分一半客戶給我,讓我也從事報紙經售業務。

《匠人精神》插圖
我完全沒有考慮過要上高中,甚至不知道還有“高中”存在。就在這時,有朋友告知我一條職校招生的消息。所謂職校,是指國家或都道府縣設立的進行職業教育的機構。現在改成了“職業能力開發學校”,主要以失業保險適用者為對象,開展為期三個月到一年不等的職業培訓,開設的科目包括辦公事務、網頁設計等。我當時所上的職校名為“職業輔導所”,它是為應對戰後激增的失業者和有缺陷的勞動者而設立的,主要教授木工和建築等學科。
只要入學,職校就免費傳授技術一年——這個免費的政策特別吸引人。我所感興趣的當然還是打小就非常熟悉的木工,於是馬上去報名,並順利被錄取了。成績優秀的學生,畢業的時候輔導所將為其介紹工作。我的故鄉在奈良,可我希望去大阪工作。所以每次見到老師,我總說想去大阪。但只有培訓班里成績最好的學生才能去大阪工作,我還沒有那麼強的實力。
盡管如此,老師還是一直都很照顧我。我最後決定回家鄉,去奈良大和高田的一家為公共機構和學校服務的木工所上班。
畢業那天,我和朋友們一起去見老師,想說一句感謝的話。剛說了一會兒話,就來了一位前一年畢業的學生。
他對老師說:“老師,我師傅說還要一個人,還有人嗎?”
一問,原來那位前輩就在我希望去的大阪的會社上班,於是老師的眼睛看向了我,說:“是你說想去大阪的吧?”
第二天,我站在近鐵電車的月台上,肩上挑著用大包袱包著的被子,和年長兩歲的姐姐一起把大行李搬上車後,乘車而去。戰後複興運動平息之後,日本就進入了就業困難時期。因為《勞動基準法》的製定,學徒製度將被廢除,我勉強趕上了最後一班培養工匠的“列車”。我要去的地方是大阪京橋。巧合的是,那天正好是我的十六歲生日。
創立秋山木工培養工匠
從十六歲開始的十一年時間里,我先後進了四家會社。雖然在這四家會社積累了一些有益的工作經驗,但覺得每個月和吝嗇的工場長就工資多少的問題發生爭執,實在沒有意義。
與其像以前那樣,還不如自己創立一家會社。從結婚開始,我就說希望有一天能擁有一家自己的店鋪,再加上妻子是設計師,擁有自己的店鋪就等於成了木工匠人了。我自己萬沒想過要去做生意,因為小時候家里貧困,父親的生意做得並不成功。我常看見有人一邊說著“不好意思,添麻煩了”,一邊上門來催債。
做生意也許真是一件很不講情義的事——在我是孩子時心里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。盡管如此,當我回想起以前的親身經曆,便沒有動搖自己創立會社的決心。

《匠人精神》插圖

我父親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,雖然自己的日子過得並不好,卻還看不起村里的其他人。生意失敗的時候,他要麼歸咎於戰爭,要麼怨恨自己沒有很好地應對,總是後悔不迭。因此,我從小就堅定了一個想法:一定要有一個無怨無悔的人生,一定要實現自己的心願。但那時還只是想法而已。我發誓:要干,就干出一番事業,打敗父親的競爭對手。


因為沒有本錢,我賣掉了剛買不久的新房,結果還差50 萬日元。我只好帶著賣房的錢,去找有些交情的木材廠和機械設備店幫忙。

“我現在只有這麼多,求你們了!”最終我拿到了木材和加工設備。
在賣房的時候,我對妻子說:“五年後,我一定買一套比這個大一倍的房子!”

就這樣,二十七歲的時候,我和兩個朋友創立了秋山木工會社。

剛開始的時候,我一心只想著把會社維持住,不至倒閉。幾年後,經過艱苦努力,秋山木工的工作開始得到人們的認可,我也有了自信心。接單開始變得順利了,我也兌現了和妻子的約定,買下了一套比原先的住所大一倍的房產。

那個時候,希望掌握更多知識的我開始胡亂讀書。最初讀的,是因開發小型火箭而被稱為“日本火箭開發之父”的系川英夫博士的《逆轉的構思》,此外還讀了當時的經濟類及自我啟發一類的書籍。

讀書的過程中我開始思考,是否因為生活太方便了,才使得如今的社會變得如此糟糕。

家電等方便的商品被開發出來,不斷被銷售出去,社會獲益,日本經濟好轉。但那些立足於日本傳統文化而獲得成功的企業,他們回報社會了嗎?我自己又何嚐不是其中之一呢?

自從成為工匠,我就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為吃飯而辛苦勞作了,而且我能成長為工匠,也是許多人出面相助的結果。所以,我必須要報答社會,這個想法一天比一天強烈。

但我又能干些什麼呢?浮現出來的一個主意就是為社會培養大量的工匠,哪怕一個也好。但如果像當過去的師傅那樣教學,不僅可能不會有人來學習,而且可能培養不出好的人才。回顧以往的親身經曆,自己以前上班的會社多半只對那些貢獻大的工匠給予優待。大部分工匠在和外面的人交流時,只說自己不過一個工匠而已,表現得很謙虛;但在會社里,他們就表現得很跋扈,大有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氣概。
我希望改變人們對工匠的印象,培養受人尊敬的真正的工匠,為此就必須要有舍棄自我的決心。我所敬愛的京瓷創始人稻盛和夫名譽會長曾說過,“要動機純,無私心”,要有益於社會,私欲是要不得的。也就是說,不能為了自己而培養工匠。

那麼,怎樣培養出在任何地方(不僅在秋山木工)都能通用的工匠人才呢?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Reference:
  • 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