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訂閱 成功男人這麼做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結婚前未婚妻出去旅遊五天,回來以後,我怒極反笑取消了婚禮!

>

我叫阿強,今年26歲。
我愛了一個女人八年,在我十八歲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她。
那時,我剛讀大一,從鄉下出去的孩子,對一切都是那麼新奇。
在讀大學之前,我的世界只有學習和做農活。
接觸到的也都是和我一樣樸素的,靦腆的鄉下女孩。

高二的時候也曾有女生委婉的向我表白,當時情竇還未開,便以學業為重拒絕了。
直到我遇到了現在的女朋友,塵封多年的愛情之門突然一下子打開。
當時她的座位在我的前面,雖然隔得近,可是我們卻並沒有說什麼話。

她性格很活潑,和誰都能玩到一塊去。
第一次接觸是在一節體育課上,
那天我拉肚子急著上廁所,身上卻沒帶衛生紙,
恰好她走過來,我便厚著臉皮找她借。

她看著我,說:
「從沒怎麼見你說過話,我還以為你不會說話呢!沒想到你說話還挺好聽的嘛!」
我只是想借個衛生紙,沒想到被她給取笑了一番,
當時還有其他幾個女生在場呢,我羞得臉都紅了,拿了衛生紙就趕緊跑了。
旁邊的人打她一拳,說:「你呀,總是欺負老實人!」

那天晚上回到宿舍,我滿腦子都是她的樣子,
她笑的樣子,左邊臉頰有個小小的酒窩,遞衛生紙過來的手白白淨淨又修長。
還有她說我聲音好聽,以前從沒有人說過我聲音好聽呢!


第二天我見到她特別不自在,
她卻一本正經的對我說:「餵,你借我的紙呢,怎麼不還?」
「啊,一張紙還要還啊?我…我這就去買。」我以為她是當真的,急著就要走出教室,
可是她卻說她開玩笑的,我被騙了。

我發現在她面前我總是容易手足無措,
她太古靈精怪了,像個精靈。
我逐漸喜歡上了她,她也願意和我玩。

可是我摸不準她的心思和對我的想法。
有時候她會主動找我,等我熱情回復的時候她又很久不理我。
我很苦惱,室友們都說她願意和我互動,證明我有機會,都鼓動我去追。
我受到了鼓勵,對她展開了追求。
鼓起勇氣給她表白的時候,我的手心在冒汗。
她聽到我說喜歡她,卻氣得哭了,
說只是把我當好朋友,沒想到我卻存著這種齷蹉的心思。
她對我看走眼了!

我如遭雷擊,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我是怎樣走回宿舍的。
我只知道自己的心痛得厲害,像被誰撕開一樣難受。

第二天早上我紅著雙眼去教室,路過食堂的時候,
還是順便給她買了她最愛吃的早餐。
遞給她的時候,她說下課後小樹林裡等我。
我的心砰砰跳。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,我向小樹林飛奔,她在那裡等我。
那天她穿了一條白色的裙子,頭髮披散下來,很柔順。
我屏住呼吸放慢腳步向他走去。
我以為我終於迎來了機會,感動了她。
她說:「昨天的事對不起,我回去想了一晚,現在我還不想談戀愛,
而且男人都靠不住,如果你願意等我到大學畢業,
證明你的誠意的話,我就和你在一起! 」


我不明白她的意思,為什麼覺得我可以又不現在和我在一起?
她說她從小父母就離異,對感情特別沒有安全感,
她不相信男人,如果我真愛她就會等她。
原來,看起來陽光快樂的她,竟然生活在單親家庭。
我心疼了,不就是等她三年嗎?我願意。
那三年,我一直以朋友的身份陪在她身邊,

期末為她抄筆記,暑假做家教掙的收入給她買手機,
她半夜想吃燒烤,我也會偷偷買來送到她樓下。
我對她付出了一切。
進入大四那一年,她突然不再理我,發訊息不回,打電話不接。

我以為她出了什麼事,急得團團轉。
後來,她宿舍的一個室友看不下去了,
偷偷告訴我讓我別找她了,她和一個外校的富二代在一起了,

聽說富二代要給她介紹工作,小倆口現在如膠似漆,估計都住在一起了。
你呀,真傻啊,當了三年備胎。
我如墜冰窟,後來,我終於找到了她,
她看到我心虛得說不出話,說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的,
她也不知道自己會愛上現在的男友。
我忍著心痛祝她幸福。
我刪掉了她的一切聯繫方式,專心準備找工作。

也許是情場失意職場得意,我找了一個世界五百強的工作。
我寄情於工作,對大學的這段連戀愛都算不是的感情往事閉口不提,
我逐漸走出了傷痛,周圍有人給我介紹對象,我也積極去相親。

有一天,我接到一個陌生來電,一開口,我就知道是她,
她說:「這麼久沒見了,你好嗎?想約你吃個飯。」
理智告訴我不要答應,感性又推著我去見她。
她說她分手了,那個男的對她不好,
已經打了她三次了,她受不了了,提出了分手。​


她說她做錯了事,辜負了我的情誼,我會原諒她嗎?
我裝作雲淡風輕的樣子說,都過去了,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。
那天之後,她經常給我打電話,約我出去,我拒絕了她兩次,
她說:「你別這樣,我就你一個朋友了。」
我又心軟了,又和她恢復了聯繫。
她確實變了很多,開始在乎我的感受了,
對我也比以前好了很多,那天她說要不我們試試在一起吧?

我忘了以前的傷痛,鬼使神差的同意了。
在一起後,我漸漸忘了她曾經給我的傷害,我還願意相信她,相信愛情。

我們住在了一起,開始商量買房,結婚的事。
我帶她回去見了父母,父母覺得我和她在一起總是我遷就她多,
而且她還有點嫌棄我父母穿得髒,但是只要我喜歡他們也接受。
婚禮定在了兩個月後,家裡的親朋好友也都通知了。
那天,她說在結婚之前,她想出去旅遊一趟散散心,
我說那好,我請假陪你吧,她支支吾吾的,說她一個人去就好。
她去了五天,那五天電話關機,人也聯繫不上。

回來那天,我查到了她的航班,偷偷趕去接她想給她驚喜。
看到和她一起出來的人,我轉身離開。​

在機場大廳,我看到她和她曾經的富二代前男友手挽著手出來。
分別的時候,她撲到前男友懷裡,
兩人說著什麼,最後依依不捨的離開。
我怒極反笑了。
我笑著取消了婚禮,在她心中,也許從沒有愛過我吧。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{DM_AfterContent}
Reference:
  • TAG:
{DM_BeforeComment}